热门搜索: 冬虫夏草 花胶 昆仑雪菊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滋补品信息 > 滋补品吃法 > 美食枸杞头的吃法杂记

美食枸杞头的吃法杂记


滋恩堂 / 2012-05-08

    枸杞头,就是枸杞的嫩芽,极清香,可爆炒、凉拌。春天的枸杞头鲜嫩,味淳,确实是一绝美野蔬,在枸杞产地很受欢迎。

    枸杞头最早出自《诗经》,“陟彼北山,言采其杞”。苏东坡尤爱食枸杞,传世名篇《后杞菊赋》中说密州受灾时,时任太守的东坡居士“日与通守刘廷式,循废圃求杞菊(枸杞头与菊花苗)食之,扪腹而笑”。赋云:“吾方以杞为粮,以菊为糗。春食苗,夏食叶,秋食花实而冬食根,庶几乎西河南阳之寿。”困境中的乐观之人,一年四季,自可从枸杞头中咀嚼出知足与美味。 汪曾祺先生在其作品《故乡的食物》中的说,“春天吃枸杞头,可以清火,如北方人吃苣荬菜一样。”

 

    枸杞头的吃法其实简单,凉拌枸杞头,开水焯过,沥干,堆在白瓷盘中,淋上麻油、酱油、醋,加了胡椒末,最好撒点白糖,去其微微的苦涩,马上就有一股子清香滋味直往你鼻孔里钻,由不得你不快快地夹上一口,细细地品品,顿觉齿颊留香,再品,咂咂嘴,方知古人爱这野菜,实是不谬,那滋味美得很哪!

    清炒枸杞头,则无非是油盐爆炒,刚断生,马上装盘,上桌,碧绿生青的,堆在蓝花瓷盘里,热气腾腾中,活色生香,垂涎欲滴是难免的,客气什么,赶快动手啊。纵是满汉全席,只这一款清炒枸杞头,像个伶伶俐俐的小家碧玉似的,早已夺了多少侯门绣户的大半风头,虽说不是主角,其色其香其情其态,又怎能叫人遗忘?枸杞头就有这等诱人的魅力,吃上一回,你就心甘情愿地爱上它了。

 

    至今记得童年时,家乡的路边坡埂上多的是枸杞,家里没菜了,母亲便顺手摘上一篮枸杞头,用油盐炒了,特别下饭———痛痛快快地两碗山芋饭就下了肚。那日子真是让人想念,为那时的好胃口。如今越是野生的原生态的东西,越来越为人所关注和重视了,关键还是人类离真正的自然越来越遥远,而真正原始的不受环境污染的东西太稀罕了。

    去年我从郊外挖了一棵枸杞,移栽在花盆里。今年,已长出了新叶,那样清嫩的绿芽,翠生生,水灵灵,正活泼泼地一个劲儿蹿芽长个,漂亮极了。有几次,我想摘了,凉拌或清炒,到底不忍下手。自家长的,就当风景欣赏吧。

 

    滋恩堂药师建议,喜欢吃枸杞的朋友们,有机会也不妨试试枸杞头吧。

 

用户评论(共0条评论)

  •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总计 0 个记录,共 1 页。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
用户名: 匿名用户
E-mail:
评价等级:
评论内容:

相关商品

浏览历史

新手指南 | 品质保障 | 付款方式 | 配送方式 | 售后服务 | 用户中心